新年第一问:我为什么会没有安全感呢?
不是李小程 2023年01月17日 •  0
本文最后修改于 136 天前,部分内容可能已经过时!

美国:他诋毁我。
其他国家:他怎么诋毁你了?
美国;他把我做过的事都说了一遍
你问我为什么时而没有安全感,我说,你看

我甚至都没有机会去打开压缩包去查看验证是否真的是违规了,就算你开了会员打开也是一样的
而存在网盘中“您下载的内容包含违规信息”的数据也只会有增无减,在监管的角度下运营商也只会层层加码,面对这样的情况,与其说是我的文件丢失了的伤感,倒不如说它是个引子,更多的是一个孤单个体对抗资本大公司失败的无力和痛苦、隐私和权利被无限侵扰的无奈以及就像我们引进物业本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却摇身一变压在我们头上,我们选举官吏协调管理他们却成为了新代权贵压在我们头上
各大APP疯狂制造生态壁垒,盗取用户隐私,甚至拒绝权限直接给你闪退,更甚爆出"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取便利"这样的话语,在国际上GPT都杀疯了,我们的互联网之光们还在研究如何卖菜放贷
我当然是知道,只要我愿意去用,我就可以提升体验,把自己交给别人,像封闭的苹果系统一样,可我却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我这样一个
对于学过的东西我会有个大概印象,但你叫我再去背诵,我是做不到的,但有时候有索引我又可以
总的来说我不善于记忆,如果把记忆的载体拿走,我相当于“残废”,记录完所思所想所感后,我的大脑便会自动清空内容,与其说这是存储,不如说只是"运算"
而且人类的许多行为,与其说是创新创造价值,不如说是记忆下的模式匹配
我也时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给交出去,是不是应该和谐一点,可是就像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生活也不是一味忍让,而是你多一点我自然就少一点
也许是因为我害怕
也只是因为我害怕
也许是因为一次又一次的信念破灭
我会害怕自己逐渐变成降临派
不过这也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 哈
一个普通人又如何成得了降临派
不管生活是苦是甜总该是要过下去
正如我在学院看到的那样子
学生做个兼职送个外卖扭送至派出所
你不占用公共资源,其实自然就会有人心安理得的占用资源
为自己的利益而战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
五天八小时也并不是必须的,学会使用和适应规则办事,国家和社会也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工具
在我们的文化当中,似乎总是在宣扬和强调"平和",忍忍就过去了,退一步算了,生活当中和稀泥的太多了,可我们的金钱和时间来不及就已经被耗尽
社会总是喜欢调和的,否则人人以暴力相抗,这样的社会也太不和谐了,所以打了就打了,道歉和解最符合"和谐社会"的要求,执法者自然是要选择"正确方法"快速平复,但是"各打五十大板"无疑是一种懒政
法,不能向不法让步;道,不能向无德退缩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系红领巾的时候,老师们很庄重的告诫我们这是先辈们用献血染就的中国红
109年的革命,数以千万计牺牲的英烈所换来的这一面红旗,你以为升起来的只是一块红布吗
我的心里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公众号星橙有怡2022年度报告 打赏
请作者吃个鸡腿!
《流浪地球2》和《绝望主夫》

该页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