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左或极右,不如偏中不倚
不是李小程 2022年08月28日 •  0
本文最后修改于 532 天前,部分内容可能已经过时!

从2022年08月20日至2022年08月27日,刚好是一周,司马南在B站新发的第一条视频是关于“民族主义”的,我觉得这个很巧妙,有力的回应了一些事情,同时也对狭隘的“民族主义”与真正的民族主义作出界定

把对于世界大事件分析意见,视同为狭隘的“爱国主义”、狭隘的“民族主义”,我认为这是不公正的
中国的民族主义是被动的民族主义,是爱国亡国保种的前提下,我们被迫起来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
所以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讲讲民族主义未必是坏事,而我们的民族主义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如果我们连这样一点自信心都没有
这就是《中国不高兴》王小东教授讲的,这叫“逆向的种族主义”,就是说我们什么都不好,人家什么都好,所以干脆咱们散了摊算了,那是不行的,中国今天应当在世界上有一点自信心,我们可以表达一点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不同的看法

而今的“司马南舆论海啸”似乎引起了排山倒海似的风波,我突然想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爱国者必须是“没有瑕疵的完美圣人”,而恨国党和公知却可以大摇大摆的无底线地突破一切道德上的限制和良心

司马南真的没事吗?

联想滴滴真的没事吗?

这一周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微信图片_20220828151842.png

司马南曾在他以前的视频“方方为什么要争夺“极左”的定义权?”里说到(大体意思):凡是反对她的都被视作为极左,所谓顺我者独立思考,逆我者极左五毛

一般来说:左代表思想激进,要求改革斗争,左倾就容易导致冒险、投机等行为;右派代表思想保守,要求维护既得利益,右倾就容易导致顽固、投降等行为。如果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极左容易冲动、极右容易躺平

不管是左还是右,都会出现极端的情况,事实上,毛主席也曾多次批评过左倾、右倾的错误。其实,极左或极右,不如偏中不倚。

正如我们不能认为一味的冲动是好事、一味的躺平是坏事,所以我们也不能单纯的认为左派是好的、右派是坏的,而是应当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统一战线,毕竟就算是右派也有很多的民族主义者,我们在某些方面寻求的利益还是一致的

简单的来说,极左这个词就是那些恨国党甩给别人的锅,只是为了给自己卖国树立一个靶标,但实际上极左或极右,不如偏中不倚,让别有用心的人拿来用就变味了,乍一听还好像是那么回事的样子

在B站司马南频道的下方留言有这么一番说法:“司马南大爷肝的比我还勤,真怕了怕了,都赶不上热乎的,看不完”

那么作为一个坐拥不同阶层不同地域数千万粉丝的司马南无疑是当今中国自媒体上最大的左派,那么他会是一个伪装成左派替你声张的时候然后偷偷放自己的私料进去九真一假的右派吗?

很明显不是,能看出来,司马南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毛主席同志1945年在延安的时候曾经说过“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就是民主的道路。

而如今,自媒体平台已经发展成了一面有利的带有监督性质的照妖镜,能把那些躲藏在阴暗之中的虫子给它找出来,而这一切如果落在了审核员的手里,我想是很难过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应当正确合理的利用这面镜子,也希望审核员能够秉持公道不做资本刺进社会主义的刀子

在2021年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上,总书记又加了一条:“毛泽东同志在延安的窑洞里给出了第一个答案,这就是‘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经过百年奋斗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实践,我们党又给出了第二个答案,这就是自我革命。”

让人民监督政府,这是要发挥人民的主观能动性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而自我革命则是党的新时代建设新发展,内部整风、内部反腐

从外置内,让人民监督自己,自己也监督自己,我们要明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不断的反省,不断的优化。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长久之路,我们也才能走在正确的复兴之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原创】sapphire一款简单的typecho蓝宝石模板 打赏
请作者吃个鸡腿!
视频测试

该页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