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不是李小程 2023年03月04日 •  0
本文最后修改于 455 天前,部分内容可能已经过时!

(摄于2023年03月02日)
你生活的重心应该是自己,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是经营一段良好关系的关键要素

许嵩曾经说过:“你不要把找到一个所谓完美的爱情视为唯一的一种抵达幸福的途径,每个人的幸福和救赎,其实在于你自己”

当有人问我说:“有没有喜欢的人”,我总是会停滞一下,然后回头想一想,我喜欢的究竟是我自己,还是我所幻想出来的自己

有时候我总是会想着很久很久余生那么长,因为我好像总是下意识的在渴望一个完美的女生出现,来承接我的情绪和爱,抚平我的痛苦。

可是这样的女生是不存在的,也必然无法存在的。

我学会了无论在人生道路中,每个人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其他人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无论碰到多大的挫折,都不要把负面的情绪扔给无辜的人,因为能够伤害到的都是爱你的人,特别是爱人和挚友,不要去伤害对自己好的人,当要向他人寻求帮助的时候,准确地描述出自己所面对的问题和感受,寻求沟通理解和支持

只要回避不愿意成长不愿意做出改变不愿意亲密,那么这段关系就永远只能停留在表面,哪怕再恩爱也都是通过模仿演出来的,停留在回避型认为的舒适圈当中,行事方式中内含着极度完整自洽的逻辑,因害怕暴露自己的真实(软弱)从而给了别人伤害自己的软肋,潜意识当中下意识的认为两性关系只有斗争而不是合作,过分强调你是你我是我强调肉体精神亲密分离,而想要改变这又需要有足够的安全感,这种情形挺像计算机系统结构当中的死锁

我坠入深渊之时,请你拉住我的手

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无限的爱你

你曾经经历过许多也许难以堪言不开心的童年记忆,但在我这里,我想惯着你,我们保持一种良好的交往一起努力向上
经历过热恋期后突如其来的进入到停滞期,这的确会让人一时间很崩溃,保持一种长时间低耗能的相处模式,这也许只是一种无意识的自我防御保护机制
其实有时候偶尔间我也会觉得,两个人异地的时候平平淡淡也许也能拉长两个人在一起的几率,把机会留到我们可以坦然的去面对的时候会更容易,只是想念确实是不由人的
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
你知道吗 有很多时候我会很羡慕那些命中注定幸运的人
爱与被爱很多时候不一定成正比,我很多时候都只是感到无限的幸运,这似乎是一种宿命论,可我也并非是宿命论者,我只是知道,我们可以选择过的好一点或者更好一点
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当我某天听到《可惜不是你》里这句歌词的时候,就会想到回避型依恋们,她们其实也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却也无法完全的交出自己,处在一种既渴望触碰爱又害怕触碰爱的极限矛盾拉扯之中,那些被忽视压抑住的感受将会以加倍的痛苦反噬于其身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也会想到和回避型依恋谈恋爱的对象,尽管有些时候他们也很努力,可是有些事确实是不由人的,努力为你改变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我想我更有权利关心你
心若无归属,到哪里都只是流浪,我想我更有权利关心你,我们之所以在一起谈恋爱,是因为我想你快乐,你也想我快乐,情侣本身就应该是最要好的朋友

有很多人觉得爱情和友情是有所区分的,但其实最好的爱情也包括了友情

你也曾经问过我说,搞不清男朋友和朋友的区别在哪里

你说跟我聊完一些事情后我的突然沉默让你感觉不安

你说不管你怎么做在我看来好的坏的都是好的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

这些都带给了你许多沉重的压力,我本应该成为你的避风港却在某些时候成为了你的压力源,这也许也有你没有把我视为真正亲密的人的缘由

你完全可以躺在我的车后背悠然自得地哼着歌吹着风、和我一起八卦打打闹闹、一起谈论吃好吃的、一起躺平喝奶茶一起锻炼一起早睡、生气了就打我手来取代冷暴力发泄情绪....

其实我也在想,当偏焦虑的安全型依恋的我知道了对方是回避型依恋之后,我是否还有勇气继续下去?

我反而觉得在《可惜不是你》这首歌里写的最美的不是副歌,反而是这么几句抒情之句

当我刷到一个知乎上“和没那么喜欢的人谈恋爱是什么体验?”话题下的评论时,我特别害怕这种“不幸”会发生在我身上,不管是自己也好,还是对方也罢,我都特别的害怕
文雄师兄也曾问过我说,大致意思是:“你们是真的因为喜欢和爱走到一起,直到今日的吗?而不是因为追求与被追求的自我感动、自欺欺人、沉默成本、愧疚...所带来的道德感以及圣母心态吗?”

我提一个小观点,我没恋爱经验说不出什么客观,纯属个人主观看法。

在一段情感关系中,如果存在一方是追求方(表白)、另一方是被追求方(被表白),双方是存在不平等地位,如果没有处理好使这种不平等的感觉一直存在的话,一旦双方恋情发展得不好,那么有可能出现一种情况:被追的一方出于弥补的心理而自我感动、自欺欺人。
明明不那么喜欢但是出于沉默成本、愧疚、道德感和其他因素的影响在潜意识层面上说明自己是喜欢对方的,而自己在意识层面上是不自知的。

关心女朋友时,我总觉得自己是“演”的 打赏
请作者吃个鸡腿!
(草稿)清醒的人最荒唐:圣母与圣母婊

该页面评论已关闭